搜索

首页>>医院要闻

医院要闻

六安人的一线传真:来自武汉太康ICU的日记

发布时间:2020-02-01 阅读次数: 分享到:

    算算时间,这是我来到武汉的第4个夜晚,也是我开展工作的第1个夜班。东西湖区的夜晚是安静的,连车水马龙都收敛了行迹。凌晨1:00多,在公车司机师傅的辛苦下,我们的团队到达了医院。

    到达医院后,在上一班老师的指导下,我们开始了繁琐的穿防护装备的流程。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同伴们有条不紊地完成了变身,刚才的帅小伙、瘦美女都变成了一个个“臃肿的胖子”。第一层工作服,第二层隔离服,第三层防护服,紧绷的口罩和护目镜,笨重的面罩和三层厚实的手套,这些就是我们所有的防护装备。

 

 

    刚刚由我们自己一手创办的ICU病房,仍然显得很拥挤。夜晚的病房真的很冷,由于疾病的原因,空调没法开,电暖气不敢用,多谢暖心的同事准备了暖宝宝。出乎意料的是,这里的病人很安静,虽然大家都知道自己的疾病,但却没有一个人有所怨怼。高龄的大爷、大妈,正值巅峰的大姐以及年龄稍长于我的姐姐,所有人都显得很平静。就像我另一位同事所言:这里的病人很棒!而且都知道感恩!知道我们是援鄂医疗队以后,方言不说了,泪花出来了,嘴里不停的蹦着谢字。病房是冰冷的,但病人是温暖的。

    作为ICU病房来说,大家也都知道病人病情的变化往往是迅速的。早上7:45,一位大爷就因为持续的缺氧出现了抽搐。短暂而惊险的抢救之后,大爷苏醒了。看着大爷带着无创面罩的脸上流下了泪水,我就深感自己的无能,如果我能做的更多、更好,大爷是否就不会出现如此的痛苦?

    温暖的阳光洒进了病房,我们也迎来了下班。又是一套繁琐且细致的流程之后,我们脱去了防护装备。抬头一看,彼此都笑了。每一个人的脸上、头上都出现了几道深深的压痕,甚至一位同事竟然被压破了鼻梁。还有一位同事竟然浑身湿透,体会了一把汗蒸的瘾。一问才知,刚才的抢救虽然短暂,还是令他十分紧张。

    回程的路上,大家都没有开口。我知道大家在担心什么。还是那句话,哪有什么白衣天使,不过是一群换了一身衣服的孩子。在与病魔的搏斗中,我们固然敢拼搏下去。但回过头来,恐惧和后怕也时刻跟随着我们。好在司机师傅很暖,一句谢谢,一句:你们有什么缺的我都能帮你们买!

 

   

    我不相信神明,也不相信耶稣。但我相信全国人民的支持,武汉人民的善良,以及我们一起努力,相信我们一定能战胜疫情!武汉加油!中国加油!

 

六安市第二人民医院唐德亮

写于2020年1月31日晚

上一篇:在疫情防控中践行初心使命
下一篇:别样乡音情亦真